最新文章
联系我们
地 址:郑州市石化路63号
电 话:18137502575
Q Q:723272800
主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有蔚来选择了宁德时代和三星SDI两家供应商

2018-05-20 09:10  点击数:    admin
  据GGII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数据库》,北京红阳燃具2017年,中国新能源乘用车电池装机总电量约13.71GWh,同比增长50%。宁德时代、比亚迪、孚能科技、国轩高科、比克电池分别位列前五位,其中宁德时代装机量为4.112 GWh,占全国总装机量的30%。韩系三强中只有LG化学入围前20,位列第19位,2017年动力电池装机量仅为5648台,配套车企包括上汽通用、浙江豪情汽车、一汽大众和上海汽车等。
 
  但这仅有的几家车企选择也从给另一方面显示了韩系电池的竞争力所在。由于采用的LG电池未进入动力电池目录,所以上汽通用旗下的凯迪拉克CT6插电混动和别克Velite 5增程型混动无法获得2017年的新能源补贴,但对此,有消息称上汽通用的官方回应是:国产电池在能量密度、一致性等性能上还有待提高,而Velite 5的定价不惧新能源补贴。这被认为传递了两个信息,一是国内电池产品技术能力仍无法与韩系抗衡,第二是除了技术,韩系电池在成本控制上也有优势,国内电池厂商打价格战的路也行不通。“原材料采购成本、生产过程控制成本都比我们低,加上生产过程自动化程度高,从大批量生产的角度来看,韩系的生产成本确实比我们低。”王子冬认为,这些年中央财政的补贴,对拉动国内企业在技术上下功夫的效果并不明显,大部分企业都在想如何能够在政策窗口期内获得红利,“18650、21700圆形电芯;VDA标准的方形电池;软包装电芯,有哪一个是我们自己开发的?我们现在始终是跟在别人后面走。”
 
  值得关注的是,与中国本土车企合资生产电池材料后,将给韩系电池带来新的成本优势。而韩系三强自身都拥有独家核心技术,已经构建起从电池单元到电池组完整的业务体系。
 
  但就目前而言,补贴对车企的吸引力仍不可替代,包括造车新势力在内,之所以分秒必争,原因之一就是为了赶上补贴的末班车,因此对电池的选择也仍以本土企业为主。除了宝马、奔驰、大众在中国电池工厂已经锁定宁德时代之外,造车新势力中,威马、拜腾、爱驰也都选择了宁德时代,小鹏、云度选择了比克,电咖选择了超威,只有蔚来选择了宁德时代和三星SDI两家供应商。
 
          除了韩系电池,作为特斯拉电池供应商的日本松下,日前也透露了在华新投资计划。“特斯拉未来将在中国全面投产,我们可以联合生产锂电池,”日本松下公司首席执行官津贺一宏在公司年度财报会议上表示。不过,最新消息称,松下内部对此尚存犹豫。但这并不影响松下的计划,松下已在2017年底宣布将在中国无锡原数码圆柱电池基地,大量生产电动摩托和低速电动汽车等使用的车载电池,并计划从2018年开始,通过当地的电池制造商向中国企业供货。
 
  中韩电池企业终有一战?
 
  某种意义上,如今的国内新能源车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应该感谢韩系的暂时退出。而以培育中国自己的动力电池龙头企业为目标,动力电池“白名单”筑起的保护伞,为本土电池企业赢得了宝贵的发育和追赶时间。但韩系电池错过的2017年,是否会成为改变竞争格局的关键?韩系电池会否再次以技术和价格优势对本土电池企业造成挤压?“韩系电池要回来?怎么也得等到宁德上市之后吧,”一位国内电池行业人士称。有日系先进电池技术背景的宁德时代成为韩系退出后最大的赢家,用接订单接到手软形容并不为过。2017年11月10日,宁德时代IPO招股说明书显示,其估值超1300亿元,也即仅半年时间,宁德时代的估值就上升了50%。2018年4月“闪电”过会后,宁德时代将在5月份正式在创业板挂牌,其上市后市值被认为将突破3000亿元。“宁德神话”即将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