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燃具
联系我们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田丰路63号
电 话:000000000
Q Q:72333100
主页 > 产品中心 > 室内燃具 > 室内燃具
主导了万家乐深耕三十余年的燃气具业务的剥离
  “燃气具业务对余少言来说,是轻车熟路。”上述内部人士称,金融、输配电设备非余少言熟谙领域。家电分析师梁振鹏也直言:“燃气具业务已经从上市公司体系抽离了,相应高管离职并不意外。”
 
  据全国工商注册信息显示,燃气具公司一众高管信息中,余少言位列其中,担任燃气具公司总经理、董事。记者欲获知余少言从上市公司体系退出的具体原因,但燃气具公司方面称“不太清楚”。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万家乐首次出现高管离职。2016年12月,万家乐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印宝也离职出走。
 
  这家盘踞珠三角的老牌厨卫企业在过去的一年历经了控股股东易主、大力断腕燃气具业务、双主业方向急转等系列变局。此次高管的离职有业内人士解读为与万家乐转型及乏力的业绩表现具有极大关联。
 
  燃气具业务的剥离对于万家乐业绩的提振堪称立竿见影一则高管离职公告再次将广东万家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家乐”,000533.SZ)推至风口浪尖。2017年2月10日,万家乐发布公告称,副总经理余少言、财务总监罗潘离职。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万家乐董秘黄志雄处获悉,余少言确已卸任公司职务。但其透露,余少言目前担任万家乐此前剥离的广东万家乐燃气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燃气具公司”)总经理一职。
 
  对于万家乐近年来的发展,外界观点各异。自2016年11月,万家乐密集布局金融业务,有分析人士坦言,基于产业资本对金融最核心的风险把控有先天短板,万家乐能否将金融业培育成盈利点,仍有待观察。
 
  此外,万家乐的另一大主业输配电设备业务直面整体下行的市场态势,亟待突围的万家乐或将面临重重挑战。
 
  人事更迭
 
  “余总可以说是万家乐的‘老将’,他技术背景深厚,尤其是在燃气具业务板块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一位不愿具名的万家乐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
 
  已迈入“知天命之年”的余少言自2002年进入万家乐以来,就在燃气具公司工作,是万家乐17名高管中为数不多的效力十余年的员工之一。自2011年2月起,其出任万家乐副总经理,还兼任万家乐4个关联公司的董事一职。
 
  这并非万家乐首次出现核心高管离职。2016年最后一个月,时任万家乐董事长兼总经理的杨印宝也挂靴而去。杨印宝效力万家乐两年有余,兼任万家乐十家关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对于高管离职的具体原因,万家乐董秘黄志雄并不愿意多谈,只是强调,“均系个人原因”。他向记者表示,“余少言只是不在股份公司任职,但他仍在万家乐此前剥离的燃气具公司任职。”
 
  上述不愿具名的万家乐内部人士透露,“2016年对万家乐来说无异于一场猛烈的暴风雨。”2016年4月,万家乐一纸公告称,广州蕙富博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蕙富博衍”)将取代西藏汇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顺投资”)成为第一大股东。
 
  新控股股东入主刚过半年,就主导了万家乐深耕三十余年的燃气具业务的剥离。万家乐于2016年11月,将全资子公司燃气具公司100%股权分别转让给原大股东汇顺投资和张逸诚,作价7.45亿元。
 
  事实上,这种核心高管离职的状况并非万家乐首次出现。早在2014年11月,曾连续在四届董事会中担任董事长的李智因个人原因而辞去众多职务。时隔一个多月,时任万家乐董秘的刘永霖也因个人原因离任。彼时,业界一度有分析称,二者的离职或是因为万家乐持续低迷的销售业绩导致。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高管离职亦被业界解读为与万家乐业绩有极大关联。据万家乐最新的2016年三季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比下跌540%至-1803.40万元。“厨卫业务徘徊于二线梯队,且公司在资本市场受追捧度不高。但高管的KPI绩效考核依然严格。”奥维云网助理总裁张彦斌表示,高管离职不排除有业绩倒逼的成分。